將進酒小說txt無刪減_將進酒sp文

2021-7-5 22:33:50Tags:   
摘要:

“你……你又想干什么?”嘿然一笑,低低的道:“娘子,你已經吃飽喝足,咱們一晚上都沒有休息好,我當然是陪你休息了!不要擔心,嘿嘿……我不會對你亂來的!”

  “建興王沈衛兵敗于東北茶石河,敦州一線隨即淪陷,三萬軍士被活埋于茶石天坑。你也在其中,為何只有你活著?”
  
  沈澤川眼神渙散,并不回答。
  
  審問的人用力捶了捶桌,傾身過來,眼神陰鷙,說:“因為沈衛早已私通了邊沙十二部,有意將中博六州拱手讓給外敵,你們想要里應外合攻破闃都,所以邊沙騎兵沒有殺你,是不是?”
  
  沈澤川干澀起皮的雙唇動了動,他費力地聽著審問人的話,喉間緩慢地滾動,澀滯地回話:“不……不是!
  
  審問人厲聲說:“沈衛畏罪,私通文書已由錦衣衛全部遞呈給了皇上,豎子還敢嘴硬,當真是冥頑不靈!”
  
  沈澤川腦袋昏沉,已經不知多久沒有合過眼。他像是被一根線吊在萬丈高空,只要稍有疏忽,放開了手,就會摔得粉身碎骨。
  
  審問人把供詞攤開,掃了幾眼,說:“你昨夜說,你能活著走出茶石天坑,是因為你兄長救了你。是不是?”
  
  沈澤川眼前恍惚地浮現出那日的場景?酉莸媚敲瓷,無數軍士們擁擠在一起,可是怎么也爬不上去,踩著的尸體越來越厚,卻始終夠不著坑沿。邊沙騎兵圍繞著天坑,深夜的寒風里夾雜著流矢的飛聲,血漫過了小腿肚,哀號與殘喘全部緊貼在耳邊。
  
  沈澤川呼吸急促,他在椅子上開始顫抖。他失控地抓著頭發,難以遏止地發出哽咽聲。
  
  “你說謊!
  
  審問人舉起供詞,對著沈澤川撣了撣。
  
  “你兄長是建興王嫡長子沈舟濟,他在茶石天坑之前拋下三萬軍士,帶著親兵私自逃跑,卻被邊沙騎兵套上繩索活活拖死在了茶石河畔的官道。邊沙十二部坑殺軍士時,他已經死了,根本救不了你!
  
  沈澤川腦中混亂,審問人的聲音仿佛遠在天邊,他耳邊只有無盡的哭喊。
  
  出路在哪兒?援兵在哪兒?死人擠著死人,污臭的爛肉就壓在手上。暮哥罩在他頭頂,他趴在血穢尸首上。他聽著暮哥喘息急促,喉間的哭聲卻是因為太絕望了。
  
  “哥有三頭六臂!奔o暮艱難地擠出笑,卻已經淚流滿面,聲音嗚咽地繼續說,“哥是銅墻鐵壁!撐一撐就沒事了。撐過去援兵就到了,到時候哥跟你回家接爹娘,哥還要去找你嫂子……”
  
  審問人“砰”地拍響桌子,喝道:“如實交代!”
  
  沈澤川掙扎起來,他像是要掙脫看不見的枷鎖,卻被蜂擁而上的錦衣衛摁在了桌子上。
  
  “你進了咱們詔獄,我諒你年紀小,所以沒有動用重刑?墒悄氵@般不識好歹,就別怪我們心狠手辣。來人,給他上刑!”
  
  沈澤川的雙臂被套上繩索,接著被拖向堂中空地。長凳“哐當”放下來,他的雙腳也被捆在凳子上。旁邊虎背熊腰的男人提了獄杖,掂量了一下,跟著就打了下來。
  
  “我再問你一次!睂弳柸藫苤枘,慢條斯理地抿了幾口,才說,“沈衛是不是通敵賣國?”
  
  沈澤川咬死了不松口,在杖刑中斷續地喊:“不、不是!”
  
  審問人擱了茶盞,說:“你若是把這份硬氣用在了戰場上,今日便輪不到你們沈家人進來,給我繼續打!”
  
  沈澤川逐漸扛不住,埋頭嘶啞地說:“沈衛沒有通敵……”
  
  “茶石河一戰兵敗,全系沈衛輕率迎敵。茶石河敗后,敦州一線尚有挽回之機,可他卻在兵力懸殊之下無故退兵。端州三城因此淪陷,那城中數萬百姓皆喪于邊沙彎刀之下!睂弳柸苏f到此處,長嘆一聲,恨道,“中博六州,血流成河。沈衛帶兵南撤,燈州一戰最為蹊蹺!啟東赤郡守備軍已經越過天妃闕前去支援,他卻拋棄夾擊之策,調抽數千騎兵護送家眷去往丹城,致使燈州防線全部崩潰——這難道不是有意為之嗎?若不是離北鐵騎狼奔三夜渡過冰河,邊沙騎兵就該到闃都門前了!”
  
  沈澤川意識昏沉,冷汗淋漓,審問人鄙夷地甩過供詞,砸在他后腦。
  
  “寧為一條狗,不做中博郎。這一次,沈衛便是大周的罪人。你不認?你只能認!”
  
  沈澤川痛得半身麻木,他伏在長凳上,看那供詞蓋在眼前。上邊的墨跡清晰,每個字都是場恥辱的鞭罰,抽在他的臉上,告訴天底下所有的人。
  
  沈衛賣國,連條狗都不是。
  
  他讓中博六州尸骸塞流,茶石天坑里埋著的尸體到此刻都沒有人去收,因為敦州群城已經被屠干凈了。
  
  沈衛是了,可這筆血跡斑斑的賬卻必須要個活人來承擔。沈衛妻妾成群,兒子眾多,在邊沙騎兵攻占敦州的時候全死了,只有沈澤川因為出身太卑微,被養在外邊才幸免于難。
  
  沈澤川被拖回去,血順著腳跟拖出痕跡。他面對著墻壁,望著那扇窄小的窗。寒風呼嘯,疾雪撲打,黑黢黢的夜沒有盡頭。
  
  他腦袋混沌,在風聲里,又回到了坑中。

將進酒小說

  紀暮已經不行了,呼吸變得很艱難,血水順著盔甲淌到沈澤川的后頸,很快就變得冰涼。周圍的哭號已經消失了,只剩下難耐的痛吟,以及凜風的咆哮。
  
  沈澤川跟面目全非的死人面對面,腿被壓在厚重的人體下,盾硌著他的腰腹,喘息間皆是濃重的血腥味。他咬牙淌著淚,卻不能哭出聲。他頹唐地盯著這張被踏爛的臉,卻認不出這是不是曾經見過的士兵。
  
  “哥!鄙驖纱ǖ吐曕ㄆ,“我、我好怕……”
  
  紀暮喉間滑動一下,用手掌輕輕地拍著沈澤川的頭,說:“沒事……沒事!
  
  沈澤川聽見了瀕臨死亡的士兵在唱歌,歌聲被狂風撕扯,破破爛爛地飄在這寒冷的夜晚。
  
  “戰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烏可食!
  
  “哥!鄙驖纱ㄔ谒硐滦÷暤卣f,“我背你走……哥!
  
  紀暮的身軀像是一面扭曲的盾牌,他笑了笑,啞聲說:“哥走得動!
  
  “你中箭了嗎?”
  
  “沒有!奔o暮淚已干涸,他輕飄飄地說,“……邊沙禿子的箭射得不準啊!
  
  沈澤川手指也泡在了血肉中,他勉強地擦拭著臉,說:“師娘包了餃子,等你和我家去,我們吃很多碗!
  
  紀暮嘆氣,說:“……哥吃得慢,你……不要搶!
  
  沈澤川在底下用力地點著頭。
  
  雪漸漸覆蓋了紀暮的身體,他似乎很困,聲音那般小,連動一動手指的力氣也沒有。歌唱得很慢,等到了那句“梟騎戰斗死”,紀暮便合上了眼。
  
  沈澤川說:“我的……我的錢也給哥,娶嫂子……”
  
  “哥!
  
  “哥!
  
  紀暮沉默著,仿佛是聽膩了他的話,忍不住睡著了。
  
  沈澤川渾身顫抖起來,他忘記了邊沙騎兵是何時離開,也忘記了自己是怎么爬出去的。當他撐著手臂抬起身體時,大雪中死寂一片。重疊的尸體壘墊在膝下,像是廢棄的麻袋。
  
  沈澤川回頭,卻失聲哽咽起來。
  
  紀暮背部箭桿密集,一個人變成了一只蜷曲著的刺猬。那么多血淌在沈澤川的背上,他竟然毫無知覺。
  
  馬蹄聲疾追而來,像沉悶的雷鳴。沈澤川忽然一個激靈,驚醒了。
  
  他想要干嘔,卻發覺雙腕被捆綁結實,身上蓋著個裝有土的麻袋。
  
  這麻袋越來越沉,壓著胸口,連聲音也發不出。這是獄里慣用的“土袋壓殺”,專門招待不想留活口的犯人,不會留下任何傷口。如果剛才沒有醒來,等到天明時,沈澤川就該涼透了。
  
  有人要殺他!

亚洲va久久久噜噜噜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