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進酒h坐懷溫泉車_將進酒蘭舟被剃毛擴寫道具r

2021-7-5 22:43:53Tags:   
摘要:

沈澤川哭了起來,仰著頸,含情眼里盛滿了波浪。他口齒不清地念著:“阿……野……”蕭馳野俯下身來,不要他在顛簸里離開自己半分,也不要他脫離自己的掌控。每一下都只重不輕,讓被褥間潮濕,也讓沈澤川顫抖。

  “翼王的男寵,姓霍,成峰說是燈州原指揮使霍慶的兒子!鄙驖纱ㄕf到這里,看向蕭馳野,“明早可以見見!
  
  “這人用火銃嚇退了尹昌,”蕭馳野說,“會玩啊!
  
  “肯定有人教他!鄙驖纱ń獾袅俗詈蟮恼渲榭,松手時常服落地。
  
  美人終于舒服了,順帶著踢掉了腳上的木屐。沈澤川背著昏光,窄腰透出來,像是兜不住的玉色。蕭馳野嘗到了隱秘的愉悅,這是不為人知的把玩,侵占蘭舟的緩緩爬滿了他的胸腔。
  
  “明早送幾只火銃去離北,軍匠能畫出圖紙。海日古在北原校場偷學了尹昌的陣型,打得我還不了手。這次出兵端州,我要尹昌隨行!笔採Y野把費盛的呈報扔在桌案上。
  
  沈澤川端著茶喝,聞言瞟向蕭馳野,意味深長地說:“不帶我嗎?”
  
  “行啊,”蕭馳野跟沈澤川面對面,佻達地說,“我家有悍虎,平時盯得太緊了,只有行軍路上能與你偷歡!
  
  沈澤川上挑的眼角里貓著壞,說:“你妻好兇,我怕他!
  
  蕭馳野學著沈澤川上回的語氣:“我也好兇啊!
  
  “我不怕你兇,”沈澤川把折扇抵在兩個人的唇間,像外邊的狐貍,“可是你好久才來啊!
  
  蕭馳野稍稍偏了頭,說:“這能怎么辦,我懼內啊!
  
  “換成我,”沈澤川挪開折扇,挨著蕭馳野的唇,輕聲道,“成日待在家里盼著你,和你枕合歡,跟你赴……”
  
  蕭馳野吻沈澤川,讓那沒羞沒臊的話都變得斷續。他摸下去,沒找著沈澤川的尾巴。屋內的光暗了些許,床邊的垂帷早放下去了,明明沒別人,他們卻像是真的在偷。
  
  “我都想要!笔採Y野咬著他,低聲說道。
  
  沈澤川被咬得淚花直冒,側臉蹭著被褥。在蕭馳野的注視里濕著雙眸,艱難地望向他,負氣地說:“你……你這個貪心……鬼!”
  
  蕭馳野在交戰地待了將近兩個月,回到茨州又待在北原校場,現在捏著沈澤川的下巴,盯著他,低聲含笑:“你說得對!
  
  沈澤川被占有了。
  
  時隔這么久,這次感覺截然不同。蕭馳野的變化在這里展露無遺,他不再放過沈澤川,那種滋味從下往上,讓沈澤川覺得自己完完全全地掉了下去,被他囚禁了。
  
  心跳,聲音,呼吸。
  
  蕭馳野都要,他霸占著沈澤川。
  
  沈澤川受不了,汗淚交織著,他快喘不上氣了,蕭馳野連他還沒有淌出來的淚珠都要奪走。
  
  蕭馳野曾經想要天空,想要草野,還想要鴻雁山,他熬鷹馴馬,奔馳在夢中的大地,可最終他都不想要了。
  
  他要沈澤川。
  
  沈澤川哭了起來,仰著頸,含情眼里盛滿了波浪。他口齒不清地念著:“阿……野……”
  
  蕭馳野以為他在害怕。
  
  但是他微抬起下巴,在潮紅里,眼睛里滿是誘惑,就像從撫仙頂跳進蕭馳野的懷抱時一樣瘋狂,說:“我好愛你啊!
  
  蕭馳野俯下身來,不要他在顛簸里離開自己半分,也不要他脫離自己的掌控。每一下都只重不輕,讓被褥間潮濕,也讓沈澤川顫抖。
  
  他們在昏暗里,汗水交融,濕成一片。除了對方,什么都沒剩下。
  
  沈澤川起不來了,腿內側都是牙印,被蕭馳野壓在身下睡到了巳時三刻。費盛來喚的時候,沈澤川還沒醒,蕭馳野俯首,從后邊吻他,硬是把他吻得快要斷氣了。
  
  “饒了我吧,”沈澤川費力掙扎著,最后趴回被褥間,瞇著眼,對蕭馳野啞聲說,“我……亂糟糟的……什么都想不出來!
  
  沈澤川哪兒都紅,被咬的、被捏的,后頸最可憐。蕭馳野的胸膛抵著他,讓他熱得流汗。
  
  昨晚最激烈的是坐懷,在蕭馳野懷里,被把住了腿彎,只能靠著蕭馳野的胸膛。
  
  沈澤川在顛簸里忘了這回事,把“阿野”和“策安”顛倒著喊,喊得自己泄了。后來沈澤川伏在枕上,忘了幾回,只記得淚都流盡了,最后昏昏沉沉的,蕭馳野還沒完,他求饒似的小聲“嗯——”,尾音撩到蕭馳野心里,搔得蕭馳野又咬他。

將進酒h

  “可憐死了,”蕭馳野貼在跟前,低聲說,“我給你撐著!
  
  尹昌今日起了個大早,待廊子底下等著見府君。費盛看老頭左顧右盼,渾身不自在的模樣,就說:“昨日都見過了,您老怎的還緊張?”
  
  尹昌扯著袖筒,說:“我哪兒都不舒服,昨日給我洗澡,把那么大的皂子可勁地搓,搓得我皮都要皺咯!”
  
  費盛聽著這事就想笑,昨天給尹昌派了七八個小廝伺候,洗了足足兩個時辰,換了幾大桶熱水,等到半夜大伙兒都散席了,老頭才逃出來,提著褲腿躲著小廝們跑。
  
  “洗澡好啊,”費盛說,“瞧著精神,我看您老今天像我哥!
  
  “少幾把騙我,”尹昌都沒睡好,對著費盛小聲嘀咕,“你小子凈會講好聽的!彼f完又鬼鬼祟祟地四下張望,“二爺也在屋里嗎?”
  
  “嗯啊,”費盛說,“二爺專門趕回來就是為了見您老!
  
  “那我能去離北嗎?”尹昌趕緊問,“我想見陸將軍!
  
  費盛犯了難,不知道這話怎么回。尹昌想見陸廣白是意料中的事情,他那陣型都是借鑒邊郡守備軍,但眼下離北在打仗,茶石河邊沿也不安穩,尹昌哪能亂跑。
  
  正想著,那邊就有動靜了。
  
  費盛說:“先見府君吧,見完府君再說!
  
  屋內開了扇窗子,通著氣,今日天不算冷,但是沈澤川畏寒,加了件氅衣。費盛在返程時就查清了霍凌云的底,事無巨細,全部呈報給了沈澤川。沈澤川昨晚睡前沒來得及看,現在細細讀了。
  
  “費盛繳獲的火銃還是霍凌云給的,”沈澤川指間轉過折扇,搭邊上,“這人有意思,確實得見見!
  
  蕭馳野跟沈澤川就隔了個小案,架著手臂時有點玩的意思,可是眼神忒壞了,瞟過來就是侵略。他的目光在“男寵”、“撕咬”和“縱火”幾個字詞上打轉,說:“是個硬茬!
  
  如果沒有霍凌云用火銃從中作梗,尹昌初戰就能拿下樊州城,根本不會讓沈澤川說出“提頭來見”。尹昌后來靠激將法攻城,實打實地上了戰場,但因為霍凌云縱火,樊州一戰就摻了水,功過相抵,尹昌的賞再次折半。
  
  霍凌云或許是真的想投靠沈澤川,可他沒走上策,用火銃打了一場,就是想告訴沈澤川,他有用,他比茨州現在的將領更有用。
  
  他們倆談話間,姚溫玉先進來了,后邊推車的是孔嶺,接著是余小再。先生們行禮,沈澤川讓坐了。
  
  “天這么冷,”沈澤川對姚溫玉說,“你叫喬天涯過來打個招呼,我就把議事的地方挪到你院子里去,免得你再兩頭跑!
  
  姚溫玉昨夜沒睡好,眼睛里帶點血絲,今日過來還帶著貓,他說:“就幾步路,何至于讓府君興師動眾。我看尹老和費神都在廊子底下候著,府君這會讓見嗎?”
  
  “進吧,”沈澤川說,“讓尹老等了快半個時辰了!
  
  費盛領著尹昌進來,先給沈澤川和蕭馳野行禮。
  
  蕭馳野看著尹昌,問:“尹老昨晚睡得還成?”
  
  尹昌這是頭回見蕭馳野,昨日沒看清,現下定睛一瞧,我的娘欸,他心道,這二爺也太高了,坐在榻上腿長得都快頂他兩個了!
  
  尹昌又緊張起來,搓著衣角,含含糊糊地應道:“還、還成……”
  
  “尹老也坐,”沈澤川知道蕭馳野氣勢足,看著不好相處,便對尹昌溫聲說,“今日就是跟先生們聊聊軍務,馬上用兵端州,樊州不能再這么荒著了!
  
  “看呈報,這次樊州一戰跟霍凌云分不開關系,”孔嶺熟悉燈州,“他也算是出身將門,父親是燈州守備軍指揮使霍慶,咸德六年的時候擊退過境內土匪,跟楊裘等燈州土匪該是那會兒結下的仇怨!
  
  “霍慶我是有印象的,”余小再落座后接道,“他在咸德六年剿匪的時候給兵部遞過折子,算是捷報,但后來幾年時間里,燈州州府彈劾他剛愎自負,貿然用兵,致使境內土匪報復百姓,反倒讓燈州陷入水火。兵部當時再三斟酌,最終罷了提拔他的念頭!
  
  沈澤川讓費盛站起來,跟先生們說:“地方雜得很,從潘、花兩黨把持朝政開始,底下的彈劾就亂七八糟,多是沖著私怨去的,咸德年間的案程都不能作數!
  
  沈澤川這話說得沒錯,除去他不喜咸德帝的原因,兩黨持權時確實是勢如冰火,當時闃都都是靠站隊來分辨敵我,地方的界線更嚴格;魬c的彈劾究竟是不是那么回事,不能光憑那幾封折子下定論。
  
  “霍慶是霍慶,霍凌云是霍凌云,”蕭馳野如今把父父子子分得清楚,他說,“你們押他回來的,路上看著如何?”
  
  尹昌是個實心眼,費盛沒讓老頭開口,他從蕭馳野的話里聽出來了,二爺不大喜歡這個霍凌云,他也不喜歡。
  
  費盛跟著沈澤川,日后建立輕騎有的是機會立功,但尹昌未必還有機會。老頭如今須發俱白,等了幾年才等到這么一戰,結果橫空冒出個男寵,靠著那點鬼蜮伎倆把老頭的功勞占了大半。
  
  費盛心里不痛快,面上卻很自然,說:“這人為了報仇,能在翼王身邊臥薪嘗膽,是個人物,我敬他是條漢子。但我到樊州衙門的時候,看翼王養的獒犬皮毛油光,一打聽才知道,原來霍凌云把翼王和翠情都喂狗了。他既然跟翼王有仇,怎么不早點跟我們通個氣?”
  
  沈澤川倒沒順著費盛,而是頓了片刻,說:“既然人都到齊了,就叫他過來吧!
  
  霍凌云在牢房里待了兩日,送飯的獄卒都不跟他講話。費盛特別照顧他,在他鐐銬上動了手腳,比平常人用的重了許多,但他甚少挪動。
  
  霍凌云進了庭院,骨津就聽出不尋常。他帶著丁桃和歷熊,在檐下看著霍凌云走過去。
  
  “好沉,”歷熊指著霍凌云的腳,對丁桃說,“是我戴的那套呢!”
  
  “我看他行動自如,”丁桃給骨津告狀,“津哥,是個練過的!”
  
  豈止是練過的。
  
  骨津抬指,示意隱在庭院內的近衛都打起精神。他拍了丁桃和歷熊的背,把兩個小孩推到一邊,自己站到了簾子邊,對另一邊的喬天涯使了個眼色。
  
  喬天涯偏頭,盯著霍凌云的背部,沉聲說:“這人怪厲害的!
  
  沈澤川沒有打量霍凌云,霍凌云卻先打量了沈澤川。
  
  府君今年二十有二,生得美,眼角挑得正好,再往上點就是了。即便如此,粗看過去也跟含波兒似的。但他又格外冷情,真看過來了就是寒風颼颼,在里邊望不到底,越看越危險。不知是不是待久了上位,不開口的時候氣勢蓋人,倒不是撲面而來的那種,而是愈漸冰涼,沿著四肢往心里爬。
  
  這就是沈澤川。
  
  蕭馳野推了推自己的骨扳指,姿勢不變,氣勢卻踩在了霍凌云臉上。他睨著霍凌云,壓得對方幾乎抬不起頭。
  
  沈澤川是他含在獠牙間的玉珠,任何窺探都得死在幾步以外。他被冒犯到了,即便對方或許只是出于好奇。
  
  屋內的先生們聽不出貓膩,卻能覺察到二爺不大高興了。氣氛開始微妙地凝重,無端壓在心口,堵得他們不能大喘氣。
  
  “你的供詞都掐頭去尾,”沈澤川此刻才看霍凌云,“呈交了火銃,卻沒有交代它們的來歷,話講一半最沒意思!
  
  霍凌云走過旱水兩路,從蕭馳野的眼神里讀懂了點東西,他收回目光,手上的鐐銬“嘩啦”作響,神色平靜地說:“好些事情,自然是見到了府君才能談!
  
  “要是說得我不高興,”沈澤川冷漠地說,“見不見都是一個結果!
  
  “茨州二月用兵,端州除了邊沙騎兵,還有蝎子,”霍凌云看向蕭馳野,毫不畏懼,“沒了蕭方旭,離北鐵騎還能行么?”
  
  骨扳指的豁口卡在了指腹,蕭馳野終于動了,他緩緩俯身,那陰影從上而下地籠罩著霍凌云,橫在地上拖出傷眼狼的殘影。
  
  站在邊上的費盛倏地跪下了,單膝著地,埋著頭沒吭一聲。旁邊的尹昌背若芒刺,胸口劇烈跳動著,老頭差點滑到地上,跟著費盛跪下去。
  
  內外一片死寂。
  
  蕭馳野生氣了。

亚洲va久久久噜噜噜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