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毛筆放到洞里寫字不準掉_毛筆夾在里不能掉出來寫字

2021-7-24 14:12:21Tags:   
摘要:

「┅┅啊┅┅小俊┅┅我┅┅好舒服┅┅你好棒┅┅好┅┅羞死人了┅┅嗯┅┅你把毛筆放到洞里寫字不準掉┅┅怎麼可能┅┅毛筆夾在里」

  “啪”一下子,陳川頭腦連線上了。
  
  頭腦連上的系統開始發指令!瓣惔,明天8:00出發,赴軍事保密基地1號基地培訓!
  
  沒有借助任何的工具,陳川腦子里就能聽見系統發出的指令。
  
  第二天,陳川就坐在了開往沙漠的汽車上。在汽車上,陳川才想起兩天前的事。
  
  兩天前的早上,陳川正在往洗潔靈的瓶子里倒半瓶子水。
  
  他安慰自己:這樣可以延長使用壽命。
  
  之所以這么做,是因為陳川失業了。
  
  太陽照進了陳川的陋室,斑駁的墻上落下一塊方塊的陽光?雌饋頊剀。那是陳川租的一處破舊小區的獨單,垃圾的味道彌漫在社區里。
  
  這是夏天。
  
  晚上收水費的人來,陳川得出去。
  
  原因只有一個:50元錢的水費他都沒有。
  
  或者說他得省下這50元的水費,用來買吃的東西。
  
  陳川晚上六點之前出去了,因為知道收水費的六點半會到。
  
  漫無目的地在街上呆了會兒,陳川花2元錢搭公共汽車去了著名的一家市中心的商場,那里有空調,而且環境舒適。
  
  坐在商場的咖啡廳的座位上,陳川看著商場里出出入入的美女,計算著收水費的什么時候走。
  
  這個商場是這個城市最貴的商場,出入的都是最養眼的美女。
  
  陳川無聊在心里數著過往的美女:氧氣型,大長腿,這個是蘿莉。還有那個……
  
  這時,一個電話打了進來:“陳川嗎?”
  
  “是,您是哪里?”在找工作的陳川自然希望是用工單位的電話。
  
  “我們是保密部門,需要你配合做一件事。請明天到市公安局和平分局面談!
  
  “你們是哪個保密部門?”唯恐上當的陳川是不可能輕信所謂保密部門的。
  
  “明天9:00到市公安局和平分局404室!睂Ψ讲蝗莘终f。
  
  陳川猶豫了一下,問:“到底是什么事現在能說嗎?”
  
  “需要你配合我們做一些事情,會看情況支付你勞務費!睂Ψ街v明白了。
  
  能支付勞務費,那自然好。何況又是到公安部門去,沒關系。
  
  陳川答應了下來。
  
  陳川還在汽車上晃悠,系統忽然通知陳川:“這是你的記錄!
  
  在陳川的腦中出現了一張主菜單:勞務記錄、特殊貢獻值、吸取能量值、收入記錄。
  
  勞務記錄寫的是開往1號保密基地。

把毛筆放到洞里寫字不準掉

  特殊貢獻值沒有任何記錄。
  
  吸取能量值里面也是沒有任何記錄。
  
  收入記錄是200元。
  
  陳川的心中有了一絲高興。
  
  陳川用喉頭說話問系統:“吸取能量值是怎么回事?”
  
  用喉頭說話,車上的人是聽不見的,但系統聽得見。
  
  系統回答:“天上的神有的時候會來吸取人的能量。我們有一套反吸收能量的辦法,你們用我們這套反吸收能量的辦法吸收了神的能量,就會有吸取能量值,這個值是很值錢的,吸取能量10分鐘就能提升智商1個點!
  
  陳川問:“那會不會很困難?”
  
  系統回答:“只要張焉愿意幫助你,就不困難!
  
  陳川驚訝地說:“我師姐?”
  
  系統回答:“對。她是我們這套系統的感應方,沒有她就沒有這套系統,所以她在這套系統中的權力還是很大的!
  
  陳川看了看車上周圍的人,用喉頭說話問系統:“張焉怎么樣幫助我獲得吸取能量值呢?”
  
  系統說:“只要她跑步時通知你就行!
  
  陳川驚訝地問:“她跑步就可以反吸收神的能量?”
  
  系統笑了笑,說:“跑的時間很長,不一定所有的人都能跟下來,只有跑完整了,1個半小時,反吸收神的能量才能奏效。但跑1個半小時反吸收神的能量也不過是10秒鐘!
  
  陳川神往了起來:“那也不錯了,只是跑跑步!
  
  作為學霸的陳川對提高智商還是很向往的。陳川計算了一下,每天跑一個半小時,三個月就可以湊足10分鐘。這是小case(小事一樁),陳川在校時就是跑步健將。
  
  汽車還在搖晃中前進,陳川想起昨天去市局和平分局的情景。
  
  沒想到等在404室的人還真不少,一共有十幾個人。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議論這個保密部門。這時保密部門的人進來了。軍方的。
  
  “首先請大家簽一下保密協議!避姺奖C懿块T拿出了保密協議。
  
  “一定要簽嗎?”一個老大媽問。
  
  “對,今天來的都要簽,否則我們沒法跟你們講要交待你們的事情!避姺奖C懿块T的人回答。
  
  大家看來都是看在將有可能獲得的勞務費的面子上簽了協議。
  
  無非是保密。
  
  別的倒沒什么。
  
  “請你們來,是請你們頭腦連線的!蹦弥蠹液灪玫谋C軈f議,軍方保密部門才說出了真相。
  
  大家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不禁面面相覷。
  
  “大家不要怕,”軍方保密部門的人簡要地介紹:“這是使用人體為媒介,使大家頭腦能夠互答的辦法。因為你們都和一個叫張焉的女性有相識的關系,軍方正在使用她作為感應的對象,聯通世界!
  
  “頭腦聯通以后,我們需要做什么?”陳川問。
  
  “按照系統給你們的指令行事!避姺奖C懿块T的人說。
  
  “勞務費怎么算?”老大媽問。
  
  “系統會告訴你們的!避姺奖C懿块T的人耐心地告訴老大媽!邦^腦聯通后我們需要集訓一下,大家會到軍事保密基地呆一個星期!
  
  “我不想頭腦聯通怎么辦?”一個老大爺問。
  
  “這是強制性的!避姺奖C懿块T的人嚴厲地對這個老大爺說。
  
  “那我走了!崩洗鬆斠,但兩個衛兵把他攔住了。
  
  “哦,那算了!崩洗鬆斨缓盟懔。
  
  陳川跟張焉還是有些接觸的,不過,近幾年不知道為什么聯系不上她。
  
  原來正在做軍方保密項目——頭腦連線。
  
  “我們目前能解釋的就是那么多,到了軍事保密基地,你們會受到培訓!避姺奖C懿块T的人言簡意賅。
  
  “培訓完了我們還回來,對嗎?”老大爺客氣了一下。
  
  “對,一個星期,然后你們各回各家!避姺奖C懿块T的人說。
  
  一個星期,真無所謂。
  
  然后接下來就尷尬了。
  
  進來了兩名漂亮女性和一個型男。
  
  “你們需要和他們用夫妻生活的辦法聯上。這是借助人體為媒介達到頭腦連線的辦法!避姺奖C懿块T介紹了一下。
  
  陳川無所謂,他挑了一個自己喜歡的類型。
  
  不知道老大媽會怎么做,他心里想著,跟那個喜歡的類型去了另一間屋。
  
  完事以后,陳川被系統通知了。
  
  陳川張嘴就問系統:“張焉怎么樣了?”
  
  那個喜歡的類型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說:“你得用喉頭說話,空氣中聽不見,但系統聽得見!
  
  陳川只好試了一下,用喉頭嘰里咕嚕地問了一句:“張焉怎么樣了?系統!
  
  系統果然有人回答:“她很好!钡皇窃陉惔ǖ哪X中聽到。
  
  “哦,就這么句話!标惔ㄗ匝宰哉Z了一句。
  
  那個喜歡的類型笑了笑,說:“你受到培訓后就會知道更多!
  
  “你是干什么的?”陳川問這個喜歡的類型。
  
  “你問的太多!毕矚g的類型不高興地說了句。
  
  陳川回到404室,發現老大媽還在那兒呆著,哦,原來是等他的老伴過來,她不能這樣做。等他老伴過來和女的做完,再和她做把她連上。
  
  陳川開始往陰暗面想了,難道張焉也得這樣做和人們連上嗎?
  
  在他這么陰暗地想的時候,系統說話了:“張焉只是感應,不和任何人連!
  
  陳川開始不樂意了,用喉頭說:“您知道我的想法?”
  
  “是,張焉也會知道!
  
  陳川楞了。
  
  “我的想法事無巨細她都會知道?”陳川不高興地問。
  
  “不會,只有系統把你和她聯成對話狀態時她才會知道!毕到y這樣回答。
  
  “您是真人?”陳川問。
  
  “是。系統里會有不同的人值班,有時甚至還會把你和神聯成對話狀態!毕到y回答得很耐心。
  
  “您說什么?”
  
  “神!毕到y看以口干了,喝了口水。
  
  “那張焉都干什么?”
  
  “她是個樞紐,你以后會知道的!毕到y回答。
  
  看著404室那些從另一間屋子做完的過來的人也都是爭著和系統說話,陳川覺得好笑地笑了。
  
  陳川在搖晃的汽車上收回思緒,開始和車上的十幾個人搭訕。老大媽和老大爺也在車上。
  
  “你們都怎么認識的張焉?”
  
  “我是她的老師!崩洗鬆斦f。
  
  “我是她的鄰居!崩洗髬屨f。她的老伴也跟著。
  
  另外十來個也都是張焉的各種相識。
  
  陳川覺得奇怪,但似乎在車上他們也問不了軍方保密部門。因為只有一個士兵司機。
  
  陳川用喉頭說話,問了一句系統:“為什么都是和張焉認識的人上頭腦連線呢?”
  
  “培訓時會告訴你們!毕到y里看來是另一個人值班了。
  
  汽車晃悠了一天一夜,黎明時分,軍事保密基地1號基地出現了。開進了兩邊站著衛兵的大院兒,陳川才覺出來嚴肅。
  
  呆在軍事保密基地1號基地有兩天了,陳川大致已經了解了整個系統。
  
  系統是由軍方總情報部的真人控制。人和人之間的頭腦連線的對講是由軍方總情報部的真人由對講裝置設置好的,這樣兩個人才能在頭腦連線里對講。
  
  陳川他們可以在腦子中看到系統讓他們看到的畫面,就是關于系統里正在進行的事情的一部分畫面。
  
  張焉是女主角,因為她是感應方,所以腦子中經常會出現張焉的畫面。
  
  這一天,陳川他們正在上課,忽然大家的腦中都出現了張焉的畫面。系統緊急通知:“誰去救一下張焉?我們不好出手,最好是她認識的人。神正在把她的精華提取走,剩下的她自己就會死亡!
  
  陳川大吃一驚,還會有這么神的事情。
  
  神,在親自動手,殺了張焉?
  
  這是為什么?
  
  陳川和張焉倒算不上過命的交情,只不過是好奇,陳川動了心思去救張焉。他一使勁,只見他自己的一個形象出現在了畫面里,這把陳川都嚇了一跳,難道這就是出真身?氣功里的出真身?
  
  不管怎么樣,陳川就象是在張焉的場景中一樣,看得見張焉正奄奄一息地倒在一個長椅上。陳川躲在灌木叢中,一步一步地接近張焉。
  
  整個教室里的十幾個人都在看著閉著眼的陳川,因為大家在頭腦中的畫面都看得見他出的那個形象。
  
  陳川的形象一個箭步過去把張焉抬了起來,但僅僅這樣抱著不行,這要回到安全的地方得多費勁。陳川閉著眼想象出來一個小推車,陳川的形象就用那個想象出來的小推車推著張焉回她的公寓。張焉因為有了陳川的形象推著的小推車的助力,也就能支撐著走在回家的路上了。把張焉送進她的小公寓,陳川才睜開眼睛。
  
  整個教室里的十幾個人都傻了一樣地看他。
  
  接著有人鼓掌,又有人鼓掌,陳川站上了桌子,鞠躬向大家致謝。
  
  教官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似乎這對他們來講這也是非常重大的一次事故。
  
  一會兒功夫,教官回來了,當著大家的面表揚了陳川:“匯報大家一個消息:陳川把張焉救活了。對陳川同學的這種見義勇為行為我們還是非常贊賞的!
  
  陳川笑了笑,他才不知道會這么神。
  
  還可以出真身?他這輩子也沒練過氣功。
  
  教官接著往下教:“下面就是頭腦連線里的對講系統。被對講系統設置為對講的兩個人可以在頭腦連線里對講。方法有兩個:一個是用喉頭發音,自己能聽見,系統里對講的人也可以聽見;另一個方法,就是用手指擊打硬的表面,這樣對講的人也能聽見你要表達的意思!
  
  陳川舉手。
  
  “陳川同學,你有什么問題?”
  
  “如果我要求和誰對講,系統會把我們設置為對講嗎?”陳川問。
  
  教官面無表情地說:“系統會考慮的。但你們現在的級別太低,你們聯系系統的辦法是在現實世界中打電話給總情報部群眾處理中心提出要求。如果你們級別高了的話,就可以直接用喉頭發音喊系統了!
  
  陳川又舉手。
  
  “陳川同學,什么事?”
  
  “怎么升級別!
  
  教室里的十幾個人都點了點頭,表示這是大家關心的。
  
  教官強調:“這就是你們的主菜單里的特殊貢獻值了。你們的特殊貢獻值達到了200,就可以升到特殊人才級別;特殊貢獻值達到500,就可以升到領軍人才級別;特殊貢獻值達到1000,就可以升到天才級別。達到特殊人才級別就可以直接喊系統進行溝通了!
  
  教室里的一個人開始調侃:“那陳川救了張焉,算不算特殊貢獻值?”
  
  “這個不好說!苯坦僬f:“這要看上面怎么決定這件事了!
  
  陳川謙虛道:“這是小case,小case(小事一樁)!
  
  “上面指的是哪里呀?”教室里的另一個人問道。
  
  教官說:“總情報部!
  
  大家下了課,還在議論紛紛,大多數都在問神是怎么回事,為什么要提取走張焉的精華。
  
  還說這真是神得厲害,還可以在腦中看到張焉的畫面。
  
  老大媽和她的老伴很沉默,一直聽著大家講。
  
  老大爺倒很活躍,說:“這一定是通過頭腦連線和神聯通了,但沒想到神是欺負人的!
  
  “不好說!币粋壯漢說:“說不定是上面的領導出手要弄死張焉,所以系統才不好出手,叫我們幫忙!
  
  “陳川,你怎么想呢?”老大爺問陳川。
  
  陳川笑了笑,說:“我是張焉的師弟,沒想到還救了她一回。兩種可能性都有吧,神欺負人,要弄死張焉;上面的領導整好利用神要弄死感應方,不是說如果沒有張焉就沒有這套系統嗎?一開始,我是真想象不出來張焉還做了這么大件事!
  
  教官進來了,叫了一句:“陳川同學,過來一下!
  
  陳川過去了。
  
  總情報部的人在另一間辦公室里,要跟陳川了解一下剛發生的事情:也就是陳川救下張焉的具體細節。
  
  “是系統喊我去救人的!标惔ㄏ葦[明了情況。
  
  “嗯,這個情況我們了解!笨偳閳蟛康娜苏f:“你是怎樣出了一個形象在張焉的場景中的呢?”
  
  “我一使勁就出了一個形象!标惔ㄕf。
  
  “不,這里面肯定有氣功參謀的幫助!苯坦俜治稣f。
  
  “嗯,我也覺得有這種可能性!笨偳閳蟛康娜苏f,“小推車是怎么出現的?”
  
  “我一想象就出現了小推車!标惔ㄕf。
  
  “嗯,我問一下氣功參謀班吧,我覺得有他們的參與!笨偳閳蟛康娜藛柫诉@幾句走了。
  
  怎么,這還要興師問罪嗎?
  
  陳川不解地搖搖頭。
  
  教官安慰了陳川一句:“只是了解一下情況!
  
  陳川問教官:“可以讓我和張焉對話嗎?”
  
  教官回答道:“我可以替你向系統申請,但也要看張焉恢復得過來恢復不過來!
  
  “好吧!标惔ɑ氐搅私淌。

亚洲va久久久噜噜噜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