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胭by驚蟄未刪減小說全文閱讀_長庚用力啊給我

2021-7-27 14:01:01Tags:   
摘要:

“啊····好猛····長庚····”她一把抓著他的手臂,無力趴在他胸膛,謝道年欺身而上,彎起她大腿!已經感覺到他的蓄勢待發,陸胭猛地抱住他,“長庚,給我!

  南望天涯,一道紅痕掛于天空,暈染了整片房子。
  
  陸胭嚼著泡泡糖擦窗戶,腦后挽了一個松松的發髻,插著一根紅筷子,她穿了一件深藍色背心,底下一條白色短裙,沒穿鞋,腳背上紋了小小的蝴蝶,此刻隨著主人的走動而躍躍欲試。
  
  一只橘貓爬到她腳邊轉來轉去,陸胭吹起泡泡,再壓破,垂眼看看橘貓,喊道,“阿寶,一邊玩去!
  
  阿寶不管,它就要粘著主人,蹭,蹭,不斷蹭,肥碩的身體不斷制造瘙卝癢。
  
  陸胭忍不住癢意,笑出聲。
  
  窗戶被徹底擦干凈,她倒在沙發上,兩條白藕色的腿一晃一晃,將筷子從頭發里抽卝出來,瞬間,黑發披散。
  
  筷子在她手里轉動,這是她發呆時經常會做的動作。
  
  她拿出手機,對著窗外拍照,阿寶正好坐在窗臺,厚實的身子映襯著窗外即將入夜的天色,還有天邊那道彩霞,色調和諧,充滿詩意。
  
  她嚼著泡泡糖,按下快門。
  
  哼著歌去做飯,做完后,捧著飯碗邊看電視邊吃,跟著里面的人哼歌,時不時夾兩塊肉放到阿寶腳邊。
  
  將剩下的菜放進電飯鍋中,她穿好鞋,對著鏡子扎頭發,稍微涂了唇蜜,走之前拍拍阿寶的頭,“我先走啦,你好好看家!
  
  關上門,她一路走下樓梯。
  
  這里叫紫竹苑,是很平凡的小區,陸胭家住3樓。
  
  她的母親叫陶樂,在一家夜卝總卝會當經理,她的父親在她很小時就去世了,母親帶著她,沒有再嫁。
  
  一路小跑到對面的夜市,她穿梭在行人中,找到那家“云浮居”,偷偷從后門潛入。
  
  “云浮居”是一家干貨鋪,在梧城也是老字號了,店面很大,裝修古雅,墻壁四周都是鏡子,店內總是散發著一種奇異的香味。
  
  進門后,她推開擋板,靜悄悄走進去。
  
  不出意外,他在打著算盤,另一只手在寫毛筆字。
  
  陸胭是第一次見人記賬還用毛筆寫的。
  
  她悄悄走過去,伸出手捂住他的眼睛,在他耳邊輕輕說道,“小哥,在打什么如意算盤?”
  
  謝道年笑了,他停下筆,思索一會,說道,“在算你什么時候來!
  
  哎呦,越來越會說情話了。
  
  陸胭趴在他肩膀上,“什么時候好?”
  
  謝道年收起本子,在她頭上敲一下,“已經算好了!
  
  他站起來,身材修長,眉峰挺翹,下巴平緩,薄唇緊閉。
  
  目光端正,站姿也端正,他身上總是有種克制感,嚴厲的家教和修身養性讓他看起來比別人沉穩許多。
  
  女孩坐在凳子上,雙手交叉,抬頭望他,眉眼帶笑。

戀胭by驚蟄

  謝道年拍拍她的頭,“這么閑?”
  
  “放暑假嘛!
  
  謝道年看看外面,“想去玩?”
  
  陸胭猛點頭。
  
  “等我一下!彼麑⒆雷邮帐笆帐,拿著算盤到前面去了。
  
  陸胭坐在原位等他。
  
  這間房子是“云浮居”的后堂,也是他家客廳,他23,兩人都上大學了,學校離得不遠。
  
  她是3年前到這里的,第一次遇見他時,他正在柜臺打算盤,手法熟練,一絲不茍。
  
  問她要什么,而她只捏著錢,在他對面一陣發呆,泡泡糖都忘記嚼了。
  
  他們最近的時候,只差了一個柜臺。
  
  她是第一次見這么干凈的男生,干凈到讓她想靠近,想剝開看看,里面是什么模樣的。
  
  他身上那股克制感深深吸引著她。
  
  陸胭沒有爸爸,母親對她除了愛,就是放任成長,她雖懂事,但也大膽。
  
  那天他穿了一件白色短袖,額前碎發微微垂下,抬頭看你時還帶著笑。
  
  有人喊他,道年,去把天臺的干貝收一下。
  
  道年,他姓什么呢?
  
  砰!砰!砰!
  
  陸胭心跳加速。
  
  謝道年出來時拿著一包水晶陳皮遞給她,“走吧,想去哪里?”
  
  陸胭接過來,抽卝出一根吃起來,“我們去玉湖好嗎?”
  
  “嗯,你喜歡!
  
  他拉過她的手,兩人走出后廳,夜市的氣息撲面而來,路邊的花滿枝爛紅,關東煮推車的阿姨在燙面條,香味飄得遠遠。有老人推著自行車,車后座綁了一大堆氣球,前面還插了許多風車,小朋友路過都會求著媽媽買一個。
  
  他們走到玉湖,湖邊有兜售魚飼料的,5元一包,見陸胭停下腳步,他到下面買一包,拿著小盆裝起來,對她招手,“過來!
  
  她收好陳皮,快快跑下去,謝道年將小盆靠近她,“去喂吧!
  
  她抓了一把飼料丟進湖里,金魚爭先恐后搶食,瞬間湖里出現翻滾聲。
  
  再撒一把,有條大魚還跳起來,濺了陸胭一臉水。
  
  陸胭邊笑邊后退,謝道年拿起紙巾幫她擦臉,“站遠一點!
  
  陸胭抬起頭對他笑,眼睛亮亮的,大魚又跳起來,她一下子縮到謝道年懷里。
  
  陸胭喂完魚后,拍干凈手掌,兩人到湖上涼亭坐坐。
  
  玉湖周圍是森林公園,綠化很好,還能聽見深溝處的蛙鳴,這里沒什么人,她靠在他肩膀上,做著兩人獨處時最愛的事看他。
  
  謝道年安靜時很好看,他似乎天生就屬于這樣,像個老先生,打著算盤,在一家老字號里,氣質完全融進這樣的環境里。
  
  不管怎樣,她都愛。
  
  “長庚!
  
  “嗯?”
  
  “我們在一起2年了!
  
  “是啊!彼皖^看她。
  
  她攬住他的脖子,“你是我的啦!
  
  兩人額頭相對,謝道年帶著笑,“嗯····”
  
  我讓你抓到了。
  
  陸胭輕輕吻住他,謝道年將她拉近些,兩人唇卝舌交融,微微動著頭,謝道年的吻比較輕,甚至會慢慢勾引你過來,而陸胭的舌頭會情不自禁隨著他而動作,一再一再被他拖入口中。
  
  一吻完畢,陸胭已經氣息不穩了,她靠在他胸膛上,用手指點著他的嘴巴,“你太壞了!
  
  謝道年輕笑,“明明是你先吻我的!
  
  陸胭從他胸膛起來,“我怎么看不出你這么狡猾呢?”
  
  當初肯定是他的笑容迷惑了她。
  
  “誰更狡猾?”他靠近她,語氣疑問。
  
  陸胭知道他肯定又想舊事重提,她不看他,打算糊弄過去,“是我,是我啦!
  
  謝道年已經習慣她這個模樣,掐掐她鼻子,“走吧,湖邊濕氣重!
  
  “你背我!彼斐鍪。
  
  謝道年蹲下,陸胭趴到他背上,嗅到他衣服上的肥皂香,心一動,埋在他脖子里不出來。
  
  謝道年走兩步忍不住笑了,“你的頭發勾地好卝癢!

戀胭by驚蟄

  她將頭發拉開,在他臉上印下一吻,“那這樣呢?”
  
  晚上微風吹起他的頭發,襯得眼睛透亮,他看了她一眼,“不太癢!
  
  陸胭在他臉上來回幾下,最終還像貓一樣蹭蹭,引得謝道年笑了一路,路燈照耀這對小情侶,男孩的手穩穩托著女孩大卝腿,踏著深深淺淺的腳步走遠了。
  
  月亮半圓,云朵欲遮不遮,風一下子就把它吹散了。
  
  香薰機在噴著霧氣,她只開了書桌那盞燈,地板鋪了柔軟的地毯,墻壁上倒影著兩個交卝頸身影。
  
  墻角沙發上一堆娃娃,全是陸胭從娃娃機里抓回來的。
  
  陶樂晚上都不回家,阿寶會陪著陸胭睡覺。
  
  但今晚阿寶只能可憐地回到它的貓窩,抓著玩具一頓撕扯。
  
  過幾年后,他可能就更成熟了。
  
  會是什么模樣呢?
  
  不同于兩人的第一次,謝道年已經熟練許多,剛剛散完步,他送她回來,陸胭在他手臂從上往下刮一下,對于這個暗示兩人已經心知肚明。謝道年很少到陸胭家,陶樂對陸胭找卝男朋友持自卝由態度,而且陶樂晚上不回家,陸胭才那么大膽讓他留下來。
  
  干貨店晚上有爸媽看生意,謝道年最多是算一算賬,幫忙點貨。
  
  現在時間還早,他被陸胭拉著上樓,有種羊入虎口的感覺。
  
  陸胭抱住他的頭,難耐地哼著。
  
  手指伸進他褲子里,悄悄潛入,刮蹭著。
  
  謝道年做時臉會泛紅,那雙眼靜悄悄看著你,還沒行動就被他看得渾身冒火。
  
  陸胭偏偏喜歡他這樣,他越緊閉,她越想撕開。
  
  謝道年覆在她身上,兩人忘情吻起來,他手指撫摸著陸胭,時不時按上一下,每一次她都發出細碎的叫聲。
  
  “嗯····長庚,再大力些!
  
  他們早已輕車熟路,在無人知道的地方,偷偷吃下甘甜果實。
  
  陸胭將他一步一步扯入深淵,他再也不想爬上來。
  
  探入其中,觸摸卝到濕卝潤,他的手指在她身上滑動,所到之處,無不戰栗。
  
  陸胭勾上他的腰,臉頰蹭他耳朵,“長庚,進來,快進來!
  
  謝道年氣息愈加粗重,抵上去,慢慢鉆入。
  
  “別緊張!彼衅鹚,再靠近一點。
  
  “啊····”她抱緊他,盤住他的腰。
  
  終于結合了。
  
  原本緊閉的口子拉開,隨他的跳動而跳動。
  
  謝道年深呼吸,開始深深淺淺動起來,床開始慢慢晃起來。
  
  臺燈只照亮一角,他們的身體在黑夜里起起伏伏。
  
  如果不是那天她恰好去云浮居,她就不會看到他,也就不會篤定他就是那個人。
  
  他們現在近的不得了,距離為負。
  
  謝道年溫柔動著,眼睛一眨不?粗,胸膛起伏。
  
  陸胭轉身而上,按著他胸膛開始上下顛簸,為了讓他看清些,她將兩片花卝唇拉開,貪婪吞吐。
  
  他們總是有說不盡的纏卝綿悱惻,滲透不夠的,吻不完的,狠狠弄她!
  
  謝道年紅著眼,他按著她,不斷起伏。
  
  “啊····好猛····長庚····”她一把抓著他的手臂,無力趴在他胸膛,謝道年欺身而上,彎起她大卝腿,“我怎么了?”
  
  兩人的汗不斷流動,難舍難分。
  
  已經感覺到他的蓄勢待發,陸胭猛地抱住他,“長庚,給我!
  
  謝道年將她翻過來,抓著她的腰,身子不斷欺壓,越來越熱,越來越跳動。
  
  陸胭臉紅的像火燒云,到達臨界點,他猛地一收縮,來了。
  
  陸胭感到一陣熱流,仿佛竄到她每個地方,熱乎乎的,舒服極了。
  
  他已經一星期沒和她做了,陸胭埋在床里,不斷喘氣,謝道年躺在她旁邊,慢慢吻著她,問她,“軟了?”
  
  陸胭扯開汗濕的發絲,抱住他,“嗯~~”
  
  謝道年打她一下,“跟小孩一樣!
  
  她不語,就要埋在他懷里。
  
  像只考拉。
  
  手從他胸膛往下,聲音低低,帶著嬌憨,“真大,太舒服了!
  
  謝道年好笑地抱緊她,手輕輕揉著她,暗夜里,兩人互相擁抱,許久無言。

亚洲va久久久噜噜噜久久